千千小說網 > 牧龍師 > 第318章 厭獸
夜間

第318章 厭獸

        

祝明朗驚訝的看著姚軍師。


        

怎么自己前腳一走,他們的事情就敗露了?


        

雖然自己返回的途中也耗費了接近一天的時間。


        

那位相國小姐,其實并非蠢材,她之所以敢和祝明朗直接說有情郎的事情,是因為她從一開始就在撒謊,哪怕祝明朗與枝柔將消息說出去,也根本沒有半點證據,甚至連人都對不上。


        

何況相國家小姐的風評也一直都不是很好。


        

“據說是那位管家親口供述,并且被使節逮了一個正著?!币妿煗M臉羞愧的說道。


        

即便是一個不算很起眼的小國,也好歹是相國的千金啊,在與別國王庭有婚約的情況下竟然還做出這樣傷風敗俗的事情來。


        

“厭獸,代表著的是戰爭叛亂之兆的大兆獸之一?!崩栊钱嬌斐隽耸謥?,用手觸摸著那只花貓的額頭。


        

那只花貓看上去很平靜,但它那雙幽青色的眼睛,卻展現出了幾分畏懼,根本不敢動彈半分。


        

祝明朗看著這只花貓……


        

看來這一次姚國,是要經歷一次沉重的戰爭踐踏了。 首發網址https://m.qqwmx.com


        

“公子,你捉來的這只花貓,恐怕并非是孽獸?!边@時,黎星畫開口說道,她的那雙明亮的眸子正注視著花貓。


        

“不是孽獸,那是什么?”祝明朗問道。


        

聯系起之前看到的那些零碎的夢境,再搜尋了這只花貓的一些預兆痕跡,黎星畫已經可以做出很精確的判斷了。


        

“可是,我們去的時候,它僅僅只是在入夜之后不斷的擾亂那位相國小姐的睡眠,也沒有對她造成什么實質性的傷害?!敝θ岱炊活^霧水,完全不明白這戰爭為何會與這只花貓有關。


        

“世間很多事都存在著穩定趨向,比如說一對非常恩愛的夫妻,他們將會一直白頭到老,哪怕妻子其實有一次不檢點的經歷,可這件事永遠不會被他人所知。若這件事中,闖入了一只象征著家庭破裂的黑雀,那么有可能女子情夫酒醉吐露那次美妙經歷時,正巧被旁邊的女子丈夫聽見,導致這段感情瞬間泯滅?!崩栊钱嬚f道。


        

隨后又看了一眼之前做出了判斷的錦鯉先生。


        

錦鯉先生游蕩著,一雙大魚眼睛正望著天空中漂浮的云朵,似乎早就忘記了之前說得那番話。


        

“它誘導了這場戰爭的爆發?!崩栊钱媽⑹种笍幕ㄘ埖念~上收了回來,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只是要找到這只征兆獸,以免它再引發更多的戰爭。


        

有些戰爭,僅僅是士兵與士兵之間的廝殺。


        

有些戰爭卻可能導致民眾遭殃,生靈涂炭,這是有巨大區別的!


        

“這么邪乎?”祝明朗說道。


        

“同樣的,相國小姐的事情也是如此,這只厭獸的存在,意味著她的行為一定會被發現,并且關系到兩國的尊嚴?!崩栊钱嬚f道。


        

黎星畫讓祝明朗前去,也并非是去阻止什么。


        

……


        

黎星畫封印了這只花貓的征兆之力,隨后便將它給放生了。


        

沒有了征兆神通,厭獸就是非常普通的花貓,甚至對于某些喜愛貓的人來說,還是能夠帶來好運的小生靈。


        

厭獸的存在,就可能讓戰爭的趨向更接近于后者,子民被屠,城池被燒,各國亂戰,血流成河!


        

顯然,花貓雖然只是施了一些讓相國小姐夜里做惡夢的小妖法,但使得無法入眠的相國小姐再次與管家幽會,被逮了一個正著,最終引發了這場對于屠國王權來說受到莫大侮辱的戰爭……


        

當然,屠國或許從一開始就打算侵略這個氣數已盡的姚國,缺少的也只不過是一個合適的借口!


        

游啊游,錦鯉先生怡然自得,在空氣中如同舒適的池塘里,逍遙物外,仿佛這世間的紛紛擾擾都與它沒有一點關系……


        

“好吧,自己想太多了?!弊C骼蕮u了搖頭,打消了自己這個荒唐的念頭。


        

與其相信這只七步記憶的錦鯉,不如堅信預言師小姨子對自己人生巔峰的指引。


        

在聽完預言師小姨子說的這些關于兆獸的事情,祝明朗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依舊凝望天空發呆的錦鯉先生身上。


        

一直以來,祝門都把錦鯉先生看做是好運之星。


        

難不成錦鯉先生其實也擁有征兆的神通,畢竟這個世界上若存在惡兆,也應該存在喜兆??!


        

“我們一直找尋婪龍的足跡,確實捕殺了幾只,但水莊的情況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水莊的那些農戶們不想向官兵繳納糧食,他們聯合起來,殺死了一隊實施暴行的官兵,現在水莊的官兵正集結,開始討伐這些暴農?!备哂诮車@了一口氣道。


        

事情已經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了,高于杰也不明白,往常一直很本份的水莊農戶們為什么會突然間奮起反抗,而且還殺了收糧的官兵,這等于是民變。


        

水莊的統治者肯定會派兵鎮壓,農戶再怎么聯合,又怎么抵擋得了官兵呢,到頭來又是一場血災。


        

……


        

剛入夜,蒼狼騎的首領高于杰便騎乘著蒼狼之龍歸來,他的那些手下們身上也都帶著一些傷。


        

高于杰快步到了城主府,到了議會閣,見其他人都陸續歸來了,于是將自己所遇到的情況與大家闡述了一遍。


        

而民貪婪,妄想從官手中搶走更多的土地。


        

于是階級對立,引發血災。


        

……


        

“婪獸……”黎星畫喃喃自語著。


        

使人變得貪婪的征兆獸,這份貪婪,若影響輕微,不過是一些鄰里的爭執,若嚴重的話,就會導致階級對立!


        

官貪婪,想要從民手中獲得更多的勞動成果。


        

第二天,銅刀軍的人也歸來了,朝瑞錦也將這些天的見聞與經歷完整的說了一遍。


        

“冰患相當嚴重,山上的河流、湖泊都被凍住了,那些山林野獸只好往平原上找水、覓食,以至于山嶺棲息的妖獸魔靈跟著下了山,對許多村莊、城鎮的人造成了影響,飼養的牲畜被吃,連活人都被吃了不少……”銅刀軍的朝瑞錦說道。


        

他們銅刀軍倒是為民除害,殺了一些食人妖。


        

可食人妖很狡猾,知道有軍隊在保護村莊城鎮,便會選擇那些偏遠的地方下手。


        

“冰患引發妖災……又是大兆?!?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