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天!夫君是個大反派 > 第二卷 第90章 其實注定跑不成
夜間

第二卷 第90章 其實注定跑不成

        

徐明溪的堅持,并不會有另外有一種讓他喜出望外的結果,當次日清早芳期仍然是心急火燎摧促他快快趕回臨安城時,他的臉色更加灰敗,而心情,自然也像經歷了一場狂風暴雨后,迎來的卻不是晴光重新明媚,是一地的枯枝敗葉滿園的觸目凄涼。


        

他這個時候根本不擔心會受到責罰,他只能體會到挫敗帶來的苦澀。


        

當然也有不甘,但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不能夠逼迫芳期,他灰敗的心情只能自己嘗試著收拾。


        

來時是快馬飛奔,回去卻是慢慢吞吞。


        

徐明溪不知道的是昨日他才從蘇小娘口中問得芳期往富春江畔游乘,前腳一路趕往,后腳,他的兄長徐明江也趕到了清磬園。


        

當徐明江找到了蘇小娘,蘇小娘當然告訴他芳期早有決意,徐明江也就沒有強迫弟弟立時跟他回城,他根本就沒出現,只是在蘇小娘介紹的農家借宿了一晚,次日清早遠遠尾隨弟弟回到了臨安城。


        

此時,蘇小娘看著仍在發怔的女兒,長長嘆息一聲,她知道多余的話也不需要勸慰了,這個關口,還只能女兒自己淌過去。


        

原來,徐王氏自打聽說徐明溪自己往相邸求娶芳期的事,就料到家里出了“叛徒”,況怕這“叛徒”還不僅只一人,緊跟著明皎纏著她要去別苑,邀請了與芳期交好的鄂小娘子,再跟著鄂雲三兄弟提出去天目山游獵,還說明了得盤桓兩晚,徐王氏哪能不知這些孩子們再琢磨什么念頭?


        

但她沒有一口拒絕,只是讓長子跟著次子,并交給了長子隨機應變之權。


        

大夫人恐怕昨日就把清磬園一把火給燒成灰燼了。


        

可正因為徐家夫人的寬容,徐二郎的真摯,芳期就越是沒法子自私,只圖一時歡喜,引發軒然大浪。 首發網址https://m.qqwmx.com


        

“別說徐家夫人必然不容二哥和我就這樣一走了之,翁翁也必定不會坐視不管的,這事沒法成……小娘,我這樣做沒錯的吧,這樣做對二哥的傷害是最輕的,他一直不知道我……他才會容易放下,日后才會順遂?!?


        

“阿期,你做得沒錯?!碧K小娘按著芳期的肩:“你說得對,徐家夫人便是到了這個地步,對你都還是留了余地,要是換作大夫人……”


        

從此之后就真的只有兄妹之情,她覃芳期自來就快意恩仇,絕對不是拖泥帶水之輩,這個決定她其實已經在很早之前就下實了,只不過過去的她,沒想到徐二哥也會……


        

阿期,我心悅你。


        

芳期怔怔看著……桶里的一條大魚,決定化悲痛為力量,把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在如何先完成支線任務上,所以她撈起那條魚,放另一個空木桶里,讓常映這“勞力”提著,直奔皰廚,舉起一把菜刀拍下去,干脆利落就把魚給拍暈了。


        

她和徐二哥算是結束了。


        

心里再怎么堵,睡前哭一場就好了,哭完睡醒了又是一條好漢。


        

芳期做好了鮮魚膾,當然自己留了一碗,她覺得理直氣壯的很:“你跟晏三郎講,他深受寒濕之苦,其實不應多食生膾,便是用了辣油,也得注意適量。生膾最關鍵就是個鮮字,別說過夜,中午做好的放到晚上吃都會變味了,所以一大條魚,我就留了些,但我當然也不白吃晏郎的魚,那一碗鹽鹵花生總夠換上半條魚了?!?


        

腦子里再度響起這話,芳期心里一陣悸動,她穩了穩神,才拿起一把剔骨快刀,麻利地處理起那條用來討好晏遲的河鮮。


        

做人不能太貪心,至少她在這個所謂的平行世界里,沒有稀里糊涂嫁給彭子瞻這只中山狼,至少獲得了徐二哥的告白,至少等她努力完成任務,還能許下讓徐二哥終生順遂喜樂的心愿,這一段少年情事,等徐二哥將來回望時,才真正該覺得云淡風輕。


        

徐娘看著滿桌子的美味佳肴,這時著實有點恨鐵不成鋼:“郎主不是囑咐你今日把覃三娘請來的么?你給忘去九宵云外了?”


        

原來常映原本是徐娘認的養女,自然也屬晏遲的心腹,所以常映偶爾也會自作主張,但徐娘卻覺得這回養女自作主張有些過頭了,她上上下下沖養女一番打量,心里不由產生了一種十分不妙的聯想:莫不是女兒也對郎主產生了什么綺念,把覃三娘當成假想敵了吧。


        

這話是沖常映說的,芳期也很清醒她在常映心目中的份量不可能重過原主晏遲。


        

常映一字不改的把話帶到了。


        

晏遲這才嘗了一箸鮮魚膾,滿意地沖常映頷首:“不錯,這是覃三娘的水準,你這眼力見漲啊,倒是省得我再沖那丫頭一番廢話了?!?


        

常映說了句很耿直的話:“奴婢也并不認為郎主會安慰人?!?


        

“郎主一大早上趕去富春江畔,又釣了一尾魚,你可好,沒把覃三娘給請來豈不讓郎主又白廢力了!”徐娘這會兒甚至用上了警告的眼神。


        

常映卻不急不躁地稟道:“奴婢是知道郎主之所以讓邀上覃三娘,是擔心覃三娘郁懷,影響了廚藝,今日中午開解一番覃三娘后好歹晚上或許還能吃到一道滿意的生膾,不過奴婢觀察著覃三娘雖說的確心緒不如尋常,卻也不至于影響了廚藝,就沒有多此一舉?!?


        

徐娘:……


        

常映:……


        

徐娘反而放心了,深覺這才是養女的一貫性情,嗆著郎主總比捧著郎主令她安心。


        

“誰說我不會安慰人了?”晏遲卻挑起一邊眉頭:“你等會兒回去,把我今早釣的魚捎帶上,說我的確不宜多食生膾,那條魚覃三娘就獨享吧,不用再想著往這里送?!?


        

但晏遲并沒有將這事琢磨多久,甚至只有呼息之間就拋之腦后了。


        

他這時,手里把玩著一支毛筆,是真的把玩,能在指間繞得像飛輪一般,忽地握住,沾朱砂,落白紙,寫下鮮紅的兩個大字。


        

郎主你真認為一條魚就能安慰親手斬斷情絲的可憐人?


        

晏遲仰首飲了一杯酒,不再和兩個仆婢多話,專心致志地品嘗著那碟子生膾,等滿足了口腹之欲,才琢磨著覃三娘這個黃毛丫頭,倒是覺得又發現了一個優長,就是拿得起放得下,這點甚至勝過了妙音仙,他平生最鄙夷的,可就是那些為了兒女私情,搞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所謂癡心漢和多愁女。


        

朱砂的血色,在幽沉的眼眸里,似乎冷笑著漫蘊開來。


        

——


        

羿楨。


        

接下來就到你了,馮萊的人頭已經讓我的刀劍開刃,第二個人,可不再是如馮萊這樣的小角色了。


        

當眼看著日已西沉,明皎這才真正發了慌……


        

她其實跟芳期一個毛病,覺是一定得睡足了,要阿娘真狠下心來讓她跪個通宵……


        

一間還算涼快的花榭里,徐明皎都不知道是幾次伸手揉自己的膝蓋了,所幸的是她看上去“兇惡”的阿娘,到底不是鐵石心腸,雖說讓她在這里罰跪,安排來看著她的仆婢其實都十分好說話,別說將她跪上一陣就在蒲團上坐上一陣的舉動視而不見,還站在一邊替她扇風生怕她中了暑氣,明皎除了覺得膝蓋略疼以外,倒不覺有多么難挨。


        

但她擔心的是她既然已經敗露,恐怕二哥沒法順利帶著芳期跑到襄陽軍營了。


        

徐王氏人剛剛走到花榭外,就聽見這話,伸手扶了扶額頭,頓時真上來了幾分火氣。


        

虧她一直用心教導,結果子女當中,嫡出的唯有長子省心,明溪和明皎竟都如此能折騰,聽聽明皎這話……半點知錯后改的覺悟都沒有。


        

必須很煎熬啊好不好?


        

于是乎明皎終于先服了軟,央求著仆婦:“阿媼好歹替我說個情,總得讓我見著阿娘的慈顏吧,賠罪告錯的話,得當阿娘面說才夠誠意?!?


        

把徐王氏給干脆氣笑了:“真是好剛骨啊,什么賠罪告錯,什么誠意,我看你是根本就不知錯!”


        

“阿娘?!泵黟ㄏ仁强蓱z兮兮地喊了一聲,起身,這回也不裝了,到母親身邊跪下,卻把下巴頷擱在了母親的膝蓋上:“二哥是真心悅阿期,但女兒知道阿娘不會那么輕易就允同,所以才給二哥出了那主意,女兒知道違背父母之命不對,所以無論阿娘怎么責罰女兒都認下,就是想求求阿娘,成全二哥和阿期吧?!?


        

所以當徐王氏一進花榭,眼瞅著歪歪倒倒仿佛膝蓋骨已經碎了的女兒,沒好氣的一指頭戳她腦門上:“裝,你就可勁地裝模作樣,當我不知道呢,你嫂嫂就來給你送了七、八回涼水,哪回來沒容你從地上起來歇一陣?加起來怕都沒跪夠兩個時辰,你什么時候這樣弱不經風了?”


        

“阿娘自來都是痛快人,不會軟刀子磨女兒膝蓋的酷刑,女兒還請阿娘,跟從前一樣干脆賜罰戒尺吧?!泵黟ㄖ澜妻q是沒有意義的,她只想挨一場又快又重的責罰,換得晚上還能在高床軟枕上倒頭大睡。


        

“阿娘這話何意?!”明皎這時可聽不進母親的長篇大論,她關注的是二哥……聽起來像被芳期給拒絕了?!


        

徐王氏長長嘆息一聲:“我而今還真應該感謝覃三娘了,多得她讓你二哥懸崖勒馬,你們啊,真是生于安樂半點都無憂患之慮……”


        

真的是冤孽!


        

“不行,我得告訴二哥,阿期并非無意于他,只是不想連累他……”明皎提著裙子就想外跑。


        

“你給我站??!”徐王氏到底是厲喝出聲,抓住明皎,忍無可忍地……


        

在屁股上揍了一巴掌。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