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夫人每天都被套路 > 第190章 相公,我餓1更
夜間

第190章 相公,我餓1更

        

延壽居。


        

肖徹把姜妙送回來,只簡單跟姚氏打個招呼就匆匆走了。


        

姚氏瞧著閨女臉色不對勁,忙拉著她在小榻上坐下,輕聲問她,“妙娘,劉家那邊兒的情況,怎么樣了?”


        

青杏端來一盅熱湯,姜妙喝了才感覺全身回過溫來,嘆氣道:“劉尚書已經下獄,劉夫人大受刺激,昏了過去,那二少奶奶梁氏又是個挑不起大梁的,沒顧到劉婉姝這邊,她被姜云衢給擄走了?!?


        

“什么?”姚氏臉色一變,“當初舞弊的是他,現在劉尚書都下了獄,他怎么能沒事兒呢?”


        

……


        

肖府修慎院內卻是一整夜燈火通明。


        

刑部大牢那邊,肖徹雖然已經讓人暗中盯著,卻還是無能為力。


        

“廠公說,他是逃出來的?!苯钕肫鹉菋傻蔚蔚男」?,又忍不住皺眉,“我本來想請他派人幫著找,可偏偏皇上在這個時候下了死命令,禁止東廠參與舞弊案,我不想他為難,就沒敢提?!?


        

“你不提是對的?!币κ系溃骸爱吘龟P乎朝政,他總要顧全大局,倘若今兒個晚上為了你無視皇命派人出去找,后面只會牽連出更多的麻煩來?!?


        

姜妙點點頭,在青杏的伺候下洗漱完便回了西廂房躺下,然而輾轉反側半宿沒睡著,雞叫三聲時才勉強合了眼。 首發網址https://m.qqwmx.com


        

崇明帝這次是鐵了心要動閹黨,連一丁點的準備時間都不給肖徹留。


        

得到消息后,肖徹在窗邊坐了一夜。


        

……


        

因為,崇明帝夜探了刑部大牢。


        

帝王駕臨,守衛比平時森嚴了數倍,即便肖徹的眼線再廣,這種時候也無法窺伺到大牢里的情況。


        

只知崇明帝離開后,劉尚書就死在了牢房內,刑部對外宣稱,劉騫畏罪自殺。


        

之后就坐在床沿邊看著劉婉姝瓷白的小臉發呆。


        

姜妙跪在姜府大門前那天,扯出了陳氏,最后牽連到他身上,當聽到有百姓質疑他能入翰林院是走了后門,他確實有些心慌。


        

可轉念一想,他的后臺是傅經緯,倘若他被查,傅經緯乃至整個承恩公府都會被牽連進來,所以,傅經緯肯定不會任由事態惡化下去。


        

卻說城西客棧內,劉婉姝昏睡過去后,姜云衢才肯放開她,下樓去打溫水,順便給客棧外頭蹲著的小乞丐塞了點兒碎銀,又遞給他一封漆封過的信,讓他兩天后送去石磨胡同延壽居。


        

端著熱水上樓給劉婉姝清理過后,姜云衢再次下到柜臺,花了幾十文錢向掌柜的要了兩套粗布衣裳和一頂斗笠一塊灰褐色頭巾。


        

回房后,他仔細給劉婉姝穿上,自己也把身上的軟緞直裰脫下來,換上粗布短打,頭上的玉冠和青簪取下來塞進包袱里,一頭烏發只用方巾包著,儼然一副平民百姓的打扮。


        

可他哪里料到,傅經緯只單單保了他自己和承恩公府,回頭就是一招禍水東引,把所有臟水都潑到劉尚書頭上。


        

入夜時分聽說都察院的人在劉尚書府搜出他們翁婿倆的書信,姜家同樣亂得雞飛狗跳。


        

姜云衢意識到大事不妙,冷靜思考之后,他去書房提筆寫了封信,之后匆匆去了角門牽了匹馬,騎上后直奔劉家,準備把劉婉姝帶走。


        

所以,他什么都沒做,就坐在家里等著。


        

果然,傅經緯主動找上了他,威脅他不準對外吐露一個字。


        

那時,他覺得有傅經緯出面,舞弊案多半就這么被摁下去了。


        

五更天,城門開。


        

姜云衢抱起還在沉睡的劉婉姝,用頭巾裹住她的頭臉,只露出一雙眼睛,之后戴上斗笠,出了客棧騎上自己的馬,準備出城。


        

果然在城門口就被攔住了。


        

原本沒打算在這種節骨眼兒上要她的,可她實在是太鬧騰,倘若真讓她跑了,自己所做的一切就都會前功盡棄。


        

現在外面到處都是抓捕他的衙差,除了衙差,承恩公府肯定還派了人要殺他滅口。


        

城門口尤為關鍵,倘若他不作偽裝,是不可能出得去的。


        

那幾個守城衛聽到動靜,怕被傳染,忙齊齊退開,趕蒼蠅似的趕他,“晦氣,快走快走!”


        

“多謝官爺通融?!苯漆楸Ьo劉婉姝,一夾馬腹快速出了城。


        

劉婉姝被顛得難受,“咳……咳咳……嘔……嗚嗚嗚……”


        

“干什么的?”守城護衛一個個魁梧高大,手持長槍,板肅著臉問。


        

姜云衢盡量低著頭,小聲說:“我家娘子得了急癥,昨兒剛送入城醫治,大夫診斷來得太晚,沒希望了,現在只剩最后一口氣,好心人借了匹馬給小人,盡快回去準備娘子的后事?!?


        

剛巧這時,被頭巾裹得嚴嚴實實的劉婉姝因為透不過氣憋醒了,聞到頭巾上的汗臭味,她便是一陣劇烈的咳嗽,咳著咳著又想嘔。


        

“嗚……”劉婉姝還是止不住地委屈,“你到底要帶我去哪?”


        

姜云衢道,“帶你去做亡命鴛鴦?!?


        

“嗚嗚,我不要……”劉婉姝低聲嗚咽著。


        

姜云衢低下頭看她,眸光微冷,“不想摔死就抱緊我?!?


        

劉婉姝昨夜才初為人婦,渾身都還酸疼著,哪里受得住這樣的顛簸,可又怕真摔下去,便只得緊緊抱著他,然后嘴里“嗚嗚嗚”地哭。


        

“閉嘴!”姜云衢皺眉,厲喝一聲。


        

姜云衢冷勾了勾唇,加快馬兒的速度。


        

清晨露重,風呼呼地刮,顛簸感和眩暈感讓劉婉姝害怕極了,抱著他的同時,腦袋直往他懷里鉆,完全不敢看下面。


        

過了會兒,她弱弱地問:“我能不能把頭上的東西拿掉?”


        

“不要我就把你扔下去?!?


        

姜云衢說著,作勢去揪她后衣領。


        

劉婉姝果然被嚇到,纖瘦的胳膊緊緊抱著他不放。


        

“忍著!”姜云衢目光專注著前面的路。


        

劉婉姝想哭不敢哭,只得繼續貼在他懷里。


        

不知顛簸了多久,天光徹底大亮時,馬兒在一處供行人歇腳的十里亭外停了下來。


        

都不知是什么人戴過的,一股汗臭味兒,惡心死她了。


        

“不能!”姜云衢冷言拒絕。


        

劉婉姝癟癟小嘴,又嗚嗚兩聲,“相公,我餓?!?


        

她忽然想家了,想娘,想爹爹,可是她不知道回去的路怎么走,她也不會騎馬,走回去的話,會累死的吧?


        

想著,劉婉姝就忍不住簌簌落下淚來。


        

姜云衢買了好大一袋包子和饅頭,回來時見她眼淚都把頭巾給沾濕了,他索性直接把布袋打了結掛在馬背上,踩著腳蹬上去,冷冷道:“從今兒開始,你哭一次,我就扣你一天的吃食,讓你餓上一整天?!?


        

有人在那兒擺攤,老遠就能聞到肉包子的香味兒,饞得劉婉姝直吞口水。


        

姜云衢把她抱坐在馬背上,自己下去買吃食。


        

劉婉姝趁機掃了眼四周,然后發現,不管是土路兩旁的樹林,還是樹林后面的高山,全都是陌生的,她沒見過的。


        

姜云衢被她弄得呼吸一緊,“松開!”


        

“我餓,好餓,嗚嗚嗚?!彼凰?。


        

“還想不想要肉包子了?”


        

劉婉姝一聽,慌了,忙伸手抹淚,“我不哭,我不哭了,你給我一個肉包子好不好?”


        

姜云衢垂眸,對上她水汽蒙蒙的大眼睛,挑眉,“不給?!?


        

“求求你了?!眲⑼矜剡^頭抱著他,在他懷里蹭來蹭去,“我肯定乖乖聽話的,但是,我現在好餓,餓了就沒力氣聽話了?!?


        

姜云衢取下水囊遞給她,還沒等她喝完就駕著馬朝著深山老林里走。


        

劉婉姝又被嗆得一陣咳,空寂幽禁的山林里,只聽得她“咳咳咳”的聲音,時不時又“嗚嗚”兩聲。


        

……


        

“要,要的?!眲⑼矜南乱幌?,忙松開他。


        

姜云衢彎腰取下布袋打開,拿了一個肉包子和一個饅頭給她。


        

劉婉姝實在太餓,“嗷”地一口咬下去,狼吞虎咽的,結果給噎得脖子都伸長了,她憋屈著小臉看向姜云衢。


        

因著崇明帝的各種限制,肖徹能派出去搜尋姜云衢的人有限,沒辦法大肆調查,因此并未在第一時間追蹤到姜云衢的去處。


        

劉騫“畏罪自殺”,生前禮部尚書以及內閣大學士的職位被革除,遺體送還了回去。


        

才短短兩天的時間,劉家就掛起了白綢白燈籠,闔府上下一片縞素。


        

姜妙剛準備陪著姚氏去吊唁,卻在這個時候收到小乞丐送來的一封信。


        

是姜云衢的筆跡,上面寫著,劉婉姝在他手里,要想救人,就想辦法幫他洗脫罪名讓他重返京城,否則就等著收尸。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