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黑霧之下 > 黑霧之下 第119章 退意(求收藏)
夜間

黑霧之下 第119章 退意(求收藏)

        

老徐的房間里。


        

“來,這些送給你?!崩闲熘钢切R在架子上的盆栽,“反正我家里也種了些,拿回去也放不下。正好你那邊還空著,剛好給你當裝飾,而且房間里多些綠意也好?!?


        

他又熱情地拉著天陽來到墻角的書架:“這上面的書我也沒啥用了,一并送給你吧。還有那本《逆界文字解析》,你也不用還回來了。有空啊,就上我家逛逛,吃個飯什么的都好?!?


        

天陽皺眉道:“你還沒說,怎么走得這樣突然?!?


        

老徐撓了撓腦袋,靠在窗邊,看著外面道:“也不能說突然,我早就想退役了。就是之前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不過前幾天,天晴書院那邊已經聘請我去當講師。我覺得吧,既然已經有退路了,就不用繼續在夜行者里吊著?!?


        

老徐看向堡壘上空:“我已經不小了,早沒了年輕時的銳氣。也不像咱們隊長,無牽無掛的。其實自打上次從荒谷鎮回來,我就萌生退意了?!?


        

“那些東西太可怕了,天陽。在荒谷鎮的時候,被那只樹妖追著時,我差點以為自己就回不來了。你知道我當時在想什么嗎?”


        

“把位置讓出來,給像你這樣的年輕人發揮不是更好嗎?”


        

天陽覺得,這應該不是老徐的真正想法。


        

這個男人雙肩輕輕抖動起來:“我很害怕,如果再有下次,就真的回不來了?!?


        

天陽一時間不知道說些什么話,他只能拍了拍老徐的肩膀,以示安慰。 記住網址m.qqwmx.com


        

天陽怎么會知道,所以他搖頭。


        

老徐笑了起來,眼角擠出了一片魚尾紋:“我在想,要是我死了。家里的妻女怎么辦?特別我女兒,她還那么小,我還沒抱夠她呢。所以啊,我很害怕啊...”


        

“你小子就知道蹭飯!”老徐哈哈大笑,笑得很開心。就是眼睛里,似乎藏著幾分失落?;蛟S在他心里,并不是那么想離開夜行者。


        

老徐走了。


        

老徐揉了揉眼窩,在臉上抹了把,重新擠出笑容:“雖然讓蒼都那小子很生氣,不過,以后總算不用擔驚受怕了。天陽,不準備祝福我嗎?”


        

天陽笑了起來:“那我祝你長命百歲,這樣我才能經常上你那蹭飯去?!?


        

他在終端機的屏幕上敲動著,輸入自己的通行碼,登陸夜行者的內部網絡。


        

接入內網后,天陽打開了一個查詢窗口,輸入了“蘇烈”二字。


        

他的房間變得空曠,天陽的房間倒是多了不少東西出來。


        

關上門,少年沒有急著整理,他走到墻角的一個終端機前。


        

天陽微微皺眉,蘇烈身上那制服,盡管標記跟夜行者略有區別,可那的確是夜行者的制服,怎么會沒有記錄呢?


        

難道,他的檔案給刪除了?


        

手指在屏幕上懸空了片刻,才敲了下去。


        

屏幕上顯然著【正在查詢】的字樣,片刻之后,卻顯示【沒有記錄】。


        

這樣一來,他就不知道,究竟蘇烈的檔案是刪除了,還是說在【破陣人】的系統里?


        

這延伸了另一個問題,破陣人是什么?


        

還是說...


        

天陽又查詢“破陣人”,這次得到的回復是權限不夠,無法查詢。


        

天陽細思片刻,決定暫時先不探究這個問題,本來在云驤基地的時候,他也打算把蘇烈的事情先放放,免得引起堡壘某些高層的關注。


        

第二天,天晴學院有劉鏡霖的課,天陽去聽講,這一節劉鏡霖講的是逆界軍事文明。


        

或許,這個問題可以請教其它人。


        

可如果這不是現在自己應該知道的東西,那問了,說不定會惹來懷疑。


        

下課的時候,劉鏡霖似乎一早發現了天陽,對他點點頭,打了個手勢讓天陽跟他走。


        

天陽和他一塊來到間辦公室。


        

根據目前所搜集到的證據來看,逆界,至少這座127號逆界是有足夠的軍事力量。


        

但是逆界里沒有明顯的戰爭痕跡,這說明,他們的軍事力量,更多是一種威攝。這又是一個令人羨慕的地方,沒有戰爭的世界,真的非常美好。


        

他想起了蘇烈留下的錄像,當時要是蘇烈不知道災厄羅盤上記載著什么信息,會不會更好一些?所以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其實少年不是那么肯定。


        

劉鏡霖沒有聽出來,反而有些欣賞地看了天陽一眼:“你這個想法很好,其實我們對逆界文明的研究,很多程度依賴你們這樣的探索者,從那邊的世界帶回各種有價值的事物?!?


        

關上門后,劉鏡霖讓助理倒了兩杯水進來:“我能問問,你為什么想學習逆界文字嗎?”


        

天陽認真回答:“我們經常要出入逆界,所以我覺得,如果我可以認識他們的文字,也許在行動中會有幫助?!?


        

天陽頜首道:“有個朋友,送給我一本《逆界文字解析》?!?


        

劉鏡霖露出一個笑容,這個笑容看上去很微妙:“原來是那本書,真巧,它是我編寫的?!?


        

“可惜很多時候,并非所有的探索者都認識逆界文字,因此往往會和一些珍貴的,有價值的物品失之交臂。等到我們這些學者發現,再進入逆界去發掘時,往往已經找不到了?!?


        

“那么,你有學習的途徑嗎?”


        

“這種逆界文字有很強的表意性,它們就像一種簡化了的象形符號。我們通過圖案、意會、指事等幾種手段,將逆界文字跟我們的進行比對后,弄清楚了大部分文字的含義?!?


        

“當然,可能在某些時候會產生意思上的偏差。不過,對逆界文字的了解,加速了我們研究那個奇異的世界?!?


        

天陽也笑了起來:“這樣的話,我更得細細品讀了?!?


        

劉鏡霖哈哈一笑:“其實逆界文字很好學習,至少,現在我們知道的這種像是方塊似的字體,并不難掌握?!?


        

“好,我送你?!眲㈢R霖送天陽出去的時候,一個相貌清麗的端莊婦人走進來。


        

想必這便是劉鏡霖的妻子,天陽點頭致意,告辭離去。


        

敲門聲有點不合時宜的響起,劉鏡霖的辦公室助理開門而入:“劉老師,你的妻子來了?!?


        

天陽聞言,知道劉鏡霖有別的事要忙了,便起身告別:“那我就不打擾劉老師了,老師下次開課,我再來聽講?!?


        

就是老徐那張椅子空著,少年不由有些感嘆。


        

韓樹兩條腿架在桌子上,臉色已經較昨日緩和許多,至少看不出因老徐退役的郁意。


        

才離開天晴學院,就收到了韓樹的通知,要求所有成員返回隊舍,有新的任務下達了。


        

天陽回到隊舍,繞過隔斷,便見韓樹等人已經到了。


        

韓樹嗯了聲:“很多年了,這次主要是因為荒谷鎮的事。咱們的報告上去后,堡壘高層很重視這件事。上面覺得不能放著荒谷鎮那些什么黑王子不管,免得真給它們蘊育出一個新王來?!?


        

“所以,堡壘決定由夜行者和風暴兩個軍團聯手,派出足夠的兵力夷平整個荒谷鎮。詳細的內容和戰略計劃,稍后會統一發送到你們的個人通訊機里,記得查收?!?


        

他嘴上依舊咬著一根煙,宣布任務內容:“剛收到四眼發過來的任務,堡壘要組織一場聯合行動?!?


        

“聯合行動?”蒼都眼睛一亮,“已經多少年沒有過聯合行動了?”


        

霽雨看了一眼那張空蕩蕩的椅子:“老徐是不是收到風聲了?!?


        

蒼都哼了聲道:“這還用說嗎?不然的話,怎么早不退晚不退,偏偏挑在這個時候!”


        

天陽舉手:“隊長,什么時候行動?”


        

“三天后?!表n樹撣掉煙灰,“到時會有大批人馬通過高速列車,前往燈塔基地集合。所以要分批走,我們這支隊伍的日期定下來了,就是三天后?!?


        

“老徐選擇在這個時候退,他有自己的苦衷。沒有人能指責他,包括我在內!”


        

蒼都雖然不是很同意韓樹這個說法,卻也沒有再說什么。


        

天陽這才知道,為什么老徐要提早退役,原來是收到了聯合行動的風聲。


        

韓樹拍了拍桌子:“好啦好啦,老徐要走要留,是他的自由。他已經為夜行者服務超過二十個年頭,堡壘有規定,服役超過十五年,就可以自由選擇退出?!?


        

霽雨笑而不答。


        

韓樹將煙頭往他身上扔:“臭小子,讓你去你就去,這么多廢話干什么?”


        

韓樹指著他道:“你,帶天陽去一趟物資倉庫,讓他們把戰略物資清單拿出來讓天陽挑選?!?


        

蒼都不悅道:“怎么又是我?霽雨不能去嗎?”


        

“那就好?!表n樹懶洋洋道,“像這樣的大行動,配給的資源肯定不夠。如果你想在這場行動里撈一筆的話,最好到倉庫里,用貢獻點兌換一些額外的物資?!?


        

蒼都閉著眼睛道:“他一個職級1的要什么額外物資,別搞不好血虧了,到時候哭都來不及?!?


        

他又看向天陽:“你小子不會把貢獻點用光了吧?”


        

天陽搖了搖頭。


        

“你小子怎么還坐著?!表n樹抄起桌上的煙灰缸就要丟過去,“去不去,不去這次行動沒你的份!”


        

還要賺上十萬點光大門楣的有志青年,怎么能放過這樣的大行動。當下蒼都不情不愿地站起來,指著天陽道:“跟我來,我說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要問,不要跟我說話,一個字都不要!”


        

霽雨翻了個白眼:“有??!”


        

PS:感謝【獵祖獵宗kk】的打賞,求收藏求推薦求月票,大哥們帶帶我啊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