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天啟之萬靈傳說 > 入玉衡 第七十一章 進山
夜間

入玉衡 第七十一章 進山

        

“嘿嘿,哪里哪里,只是耍一些小手段而已,真要和他們打起來,我肯定不是對手!”


        

林海嘿嘿笑道,同時眼珠亂轉,準備找準機會隨時開溜。


        

“你知道就好!”煙紫琪說話的同時,看向密林深處爆炸的方向,邊向林海這邊走著,邊輕聲說道,


        

“這些人都是被天理教散布的消息吸引而來的,雖然你算是把他們解決了,可是你們真正的危險從來就不是他們!”


        

“呃?”


        

煙紫琪的話,林海自然明白,自始至終天理教的人都沒有出現,所以林海也從沒有放松過警惕。


        

“你以為我也是為了搶你們的春風化雨?”煙紫琪見林海的神情,一雙晶瑩似水的美目帶著笑意,輕啟丹唇對林海問道:


        

“如果我現在對你出手,你有什么辦法能夠從我面前逃走呢?”


        

煙紫琪那潔白的臉上,除了好看的笑容,似乎沒有絲毫殺機,甚至林海感覺不到煙紫琪有絲毫出手的打算。


        

可是聽眼前女人那話中的語氣,似乎是在提醒自己!


        

難道她不是和密林中那些人一樣,因為天理教散布的消息,為春風化雨功法而來的人嗎? 一秒記?。瑁簦簦餾://m.qqwmx.com


        

林海心中如此想到。


        

嘴上如此說,林海的右手已經悄然背后,暗暗捏出一個印式。


        

這樣的小動作,自然躲不過煙紫琪的眼睛,只見煙紫琪輕笑一聲,說道:


        

“別擔心,我對春風化雨不感興趣!你還是想想隨后怎么對付天理教吧,那個李還可不是個好相與的角色,你的這些手段恐怕對他沒用!”


        

不過,女人心,海底針!


        

林海真保不齊煙紫琪會突然變了臉色,對自己動手。


        

不過,林海臉上依然保持淡定的笑道:“姐姐你這么漂亮,想來不會對我這毛頭小子動手吧?!?


        

“如果你還有命活著的話,我們應該還會再見面,到時我在告訴你我的名字!”


        

說完,煙紫琪輕輕一笑,飄然離去。


        

這什么情況?


        

她竟然真的不是為了春風化雨而來!那么她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也來到這密林之中呢?


        

見煙紫琪不似說笑,林海心中暗道。


        

林海想不明白,干脆直接開口試探道:“不知這位姐姐如何稱呼?”


        

林??粗鵁熥乡饕呀浵У拿芰?,嘟囔一句,然后就準備走,可是剛走一步,腳步又停了下來,心中暗道:


        

“難道說她確定春風化雨不在我的身上,所以打算暗中跟蹤自己,從而找到李召他們!”


        

不過想想林海又把這種可能否決了,因為如果要跟蹤自己,何必剛才出面對自己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呢,隱藏于暗中,豈不是更好!


        

不是為了春風化雨,難道僅僅只是為了提醒我要小心天理教嗎?


        

可這用得著你來提醒我嗎?


        

真是莫名其妙!


        

就這樣在群山之中,林海全力施展游龍步,兜兜轉轉的大概有十天時間,直到快把自己給轉暈了,林海才停了下來,而此時早已進了這群山深處了。


        

“應該不會有人再找到我了吧?”


        

林海站在一個樹上,看著茫茫的群山樹林,輕聲說道。


        

“算了,不管怎樣,還是小心一點兒!”想不通的林海,不再多想,直奔那連綿群山。


        

由于沒有了靈石,雖然還能沿路布下一些無靈幻陣,但是那肯定會留下痕跡。


        

所以直到進了山,林海都沒有再布下一個陣法,而且一路上七拐八拐,就算進了山,也不是往預定匯合的那個小山澗方向而去。


        

沒了靈石布下的歸靈陣,恢復起來自然很慢,不過歸元之氣主要在于氣元,氣元越凝實,恢復也越快。


        

這段時間雖然也沒進行多少次真正的戰斗,基本都是通過幻陣來周旋,不過氣元還是凝實了不少。


        

三天之后,林海正靜靜的在樹上修煉的時候,忽然一陣隱隱約約的打斗聲,傳入耳中。


        

當年林海也算是轉戰千里,幾乎每天都處在被追殺當中,所以對于擺脫哪怕比自己境界更高的人,林海都有自己的辦法。


        

當然,也必然有一些例外!


        

不過那些既然是例外,再小心也沒用,所以林海盤腿坐在樹上的茂密枝葉之中,開始慢慢恢復消耗的歸元之氣。


        

林海皺起眉頭,斂藏氣息,隱于枝葉之間,小心的觀察已經臨近的打斗。


        

看場中情景,是四個人在圍捕一少年。


        

那少年黑發披散,眼神冷厲,而更讓林海覺得奇怪的是,在那少年的背上竟然背著一塊光禿禿的黑色石碑。


        

林海猛然睜開眼睛,以為是自己被人給發現了,迅速擺好姿勢,以應對狀況。


        

過了一會兒,那打斗聲消失了。


        

又過了一會兒,打斗聲又出現了,而且似乎還越來越近了。


        

“小子,追了你三個月,你殺了我們兩個人,如今看你還能逃到哪里!乖乖的跟我們回去,我可以讓你免受一些折磨!”其中一個人看著被圍在中間的少年說道。


        

林??慈?,發現這個人和其他三人在衣著上有些不一樣,在他那領口處比著其他人多了一道金線,想來是四人當中的領頭人。


        

背著黑色石碑的少年沒有說話,冷厲的眼神似乎更加冰冷了幾分,朝著說話那人就攻了過去。


        

看那黑色石碑的樣子,估計重量不輕,可卻絲毫不影響少年的動作。


        

少年身上沒有任何傷痕,但是看起來卻覺得似乎精力不足,一副頹廢的樣子。


        

而那圍捕少年的四人更加奇怪,全身黑衣,唯獨在背后有一個大大的血紅“狩”字,然后每人手中拎著一條怪異的鎖鏈。


        

金線人也在石碑少年躲過的同時,甩動鎖鏈,向其脖子上纏去。


        

面對四人的同時攻擊,石碑少年絲毫未亂,但是卻不得不放棄了對金線人的攻擊,然后一躍而起,同時身體旋轉,以身后那黑色石碑巧妙地擋住了四條攻擊而來的鎖鏈。


        

四條鎖鏈和石碑少年背上的石碑相擊,奇怪的是并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反而蕩出一種能直達靈魂的波動。


        

領口有金線的那人,見石碑少年朝自己而來,一抖手中那詭異的鎖鏈,朝著石碑少年鎖去。


        

石碑少年前沖的身軀陡轉,躲過鎖鏈的攻擊,一往無前的打向金線人。


        

在同一時間,其余三人也動了,同樣甩動自己手中的鎖鏈,從后面朝著石碑少年的腦袋而來。


        

而能夠使用魂器的,必然是魂修了。


        

魂修雖然不算少見,但也絕對不多,因為靈魂修煉之法是極為珍貴的修煉之術,而今天竟然一下就見到四個,這讓林海驚異不已。


        

當然,最讓林海好奇的還是那塊石碑,難道也是魂器不成?


        

“這是,魂器?!”


        

這種奇異的波動,對于曾經達到過魂元境,已經擁有魂識界的林海來說,并不陌生。雖然魂識界陷入沉寂,但是并不影響林海對于魂力的感知。


        

剛才四條鎖鏈和黑色石碑相擊時產生的波動,林海確定那四條詭異的鎖鏈,必是魂器無疑。


        

星圖之力?!


        

難道這背著黑色石碑的少年,也是一位星主不成?


        

聽到金線人的話,林海內心大吃一驚,難道真如那雨化生所說,自己是那什么天極星主,和所有星主之間都有莫名的牽連,否則為什么做一個學院任務,在這荒山里躲避個追殺,都能遇到一個星主!


        

場中石碑少年已和四人糾纏在一起,只是面對四人的攻擊,和四條魂器鎖鏈,石碑少年顯得頗為狼狽。


        

因為石碑少年基本都是在躲避四條魂器鎖鏈,躲避不及,就用背后的石碑來阻擋,很難找到反擊的機會。


        

“哼,怎么不使用你的星圖之力了?還是說你已經沒力可用了!”金線人在攻擊的同時忽然說道。


        

更何況林??蓮膩頉]有忘記,天樞星主的貪狼刃還在自己的體內呢。


        

那么于情于理,似乎都沒有不出手相助的理由了。


        

想到這里,看準時機,在那四人又甩動魂器鎖鏈纏向石碑少年后,林海催動游龍步,從樹上急射而下,直撲距離最近的一人。


        

林海在思索感嘆的同時,又對那石碑少年到底是什么星主感到好奇。


        

不過,現在不是好奇的時候,既然知道這少年也是一位星主了,那么就沒有理由再當個觀眾了。


        

就算自己不是那什么天極星主,但是雨化生、李召還有趙彥可都是星主,他們將來可能都是一起戰斗的伙伴。


        

只見那鎖鏈貼著自己的鼻尖,一擦而過,林海只覺一陣恍惚,似乎有什么東西要從自己體內被吸出來。


        

對于林海的突然出現,金線人毫不意外,一抖手中鎖鏈,放棄了攻擊石碑少年,而是朝著直撲而下的林海纏去。


        

聽到聲音,林海就知要遭,暗罵一聲討厭的魂修,林海尚在空中的身軀急轉,險險的躲過金線人甩過來的鎖鏈。


        

“小子,早就知道你藏在那里了!”


        

剛一落地,金線人的鎖鏈已經緊接而至,同時金線人冷冷的聲音也傳入耳中:


        

“目睹狩獵者,死!”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