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快穿游戲加載中 > 第57章:勒死你
夜間

第57章:勒死你

        

陳山看著餐桌旁的人,現在陳宇肯定是不敢吭聲的,而自己這邊有陳路還有夏夢。


        

白賀,他沒放在眼里,一個老頭能有啥用。


        

劉勇看著是個男人,但有陳路對付,他對付明信絕對沒問題,不就是一個不紅的明星嗎?刀一出,說不定對方就跪在他面前了。


        

在這里就是要比狠,先前是于茗有刀,這次她沒刀,他還怕?那他就不是男人。


        

“把嘴給我放干凈點?!?


        

明信的臉沉了下來,他不想有人這樣說于茗,他做好動手的準備了。


        

“小伙子,有些事別做太絕,人家好好的小姑娘哪兒招惹你了,你過分了?!?


        

“挺會勾、搭人啊,撐腰的不少。叔,把刀給我拿過來,我看那個還敢嗶嗶,我剁了他?!?


        

陳山喊了一聲,刀在手,都得聽他的,不服氣,給他一刀,看他還敢和自己對著干。


        

陳路還是那副老好人的表情,但拿著刀架往這邊走。


        

白賀也出聲了。 首發網址https://m.qqwmx.com


        

劉勇上前一步,他真想出手了。


        

陳宇也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他這次要站于茗,他得像個男人。


        

這會包派上了用場,沒刀,怕什么,她有包,包的鏈子就是武器。


        

“咳咳,放,放開,我?!?


        

陳山被勒著脖子,臉憋的通紅,話都說不囫圇,他的雙手往后,想去抓于茗,可于茗離他不是很近,他夠不著,他只能用力去抓鏈子,希望把鏈子拉開,希望把自己的脖子解救出來。


        

明信剛想動,于茗拉了他一下,沖他搖頭,然后就看于茗一步到了陳山的背后,然后她把手里黑色小包的長鏈子往前一甩,等鏈子到了陳山的脖子的位置,她再一用力,鏈子就勒住了陳山的脖子。


        

于茗的動作很快,很突然,誰也沒想到。


        

于茗的小包一直都在身上,她和明信說的是,不把包放臥室,是怕不注意的時候別人進了臥室拿了她的包,或者拿了包里的東西,她不確實這些東西到底有什么用,能不能丟,她覺得還是帶著好。所以她出臥室,臥室沒人的時候,她就把包帶身上。


        

劉勇目光倒是異彩連連,他倒很佩服于茗,對付陳山這樣的人,動手比動嘴更好一些。


        

“放手,放手,有話好說,別這樣,別這樣,咱們都是一起過副本的,不能自相殘殺啊?!?


        

陳路急忙說好話,先前以為他們占上風呢,刀都在他們這邊,沒想到于茗先出手,控制住了局面。


        

可于茗占了先機,他這個時候拉,沒多大的作用,可以說,如果于茗真想要他的命,那她真的能把陳山勒死。


        

明信目光復雜的看著于茗,這是經常殺人嗎?這動手的時機太好了,誰也想不到,她一言不合就勒脖子,這決斷力,不服不行啊,真是狠人。


        

白賀看著于茗再次感嘆,女人真不能看外表,不能得罪,罌粟美,有毒啊。


        

于茗并沒有放手,她覺得是上次給陳山的教訓不夠,所以才又來招惹她。


        

在別人家里做客,主人肯定并不歡迎她殺人,于茗沒想殺人,但必須讓陳山怕了,別再針對她。


        

陳山這會想說話都說不出來了,他感覺他都不能呼吸了,他的臉快憋青了,脖子上的傷口又開始出血了,可他顧不上疼痛,他怕他會死。


        

夏夢不笑了,這個于茗真不能小看啊。


        

陳宇有些吃驚的看著于茗,這才是于茗嗎?如果自己真和他一個房間,自己要是想占她便宜,她怕是也會這樣對自己。


        

陳宇摸了摸脖子,幸好自己只是有點心思,并沒有做什么,不過這樣的于茗也好,起碼不會吃虧。


        

“還會繼續找死嗎?”


        

于茗冷冷的問著陳山,眼內沒有什么情緒,她不惹事,不想理這樣的人,但并不代表她沒有脾氣,相比動嘴,她更信奉直接動手。


        

陳山想搖頭,卻動不了,他的眼往上翻,眼看就要翻白眼暈過去了。


        

“求求你了,放過阿山吧,他就是嘴壞,他沒壞心的。真不能殺人啊,快松手吧,這樣他真會死的?!?


        

陳路苦苦哀求,他是想動手的,想幫忙,可是明信站在他前面,劉勇也站在他前面,陳宇也站在于茗那邊,他一個人根本對付不了三個人,有刀也沒用,他拿著刀過去拼命?問題他拿刀也不一定能打過三個人啊。


        

至于夏夢,她肯定沒用,他都沒把夏夢算在內。


        

于茗說完松了手里的鏈子。


        

“咳咳咳?!?


        

陳山感覺又能呼吸了,大聲的喘息,大聲的咳嗽,他剛才真的感覺到了死亡。


        

“不敢了,不敢了,打死他也不敢了,饒了他吧?!?


        

陳路替他回答。


        

“最好記住你們的話,我不想再聽到這一類的話,不然下次出手就不會這么客氣了?!?


        

陳山緩了一緩后,陳路和他眼神交流,決定先不招惹于茗,這個女人太狠了。


        

陳山脖子上有清晰的勒狠,這還是客氣?


        

那不客氣是什么樣?


        

“一定,一定?!?


        

陳路連連點頭,然后去看陳山。


        

陳山的臉還紅著,脖子上有勒痕,包扎的地方也出血了,看著有些嚇人。


        

于茗先是什么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她把包斜挎在身上,坐了下來。


        

“你也吃吧,我做了你的份?!?


        

于茗是對陳宇說的。


        

直接把人殺了嗎!


        

眾人對于茗有了新的認知。


        

“吃飯吧?!?


        

幾個人坐在沙發上說閑話,實在是沒啥事做,回屋里,屋里的空間太小,人多也憋悶。


        

陳宇有些結巴的道謝,他此刻真的覺得自己太膚淺了,過了一個簡單的副本就覺得自己了不起,還想保護別人,其實人家哪兒用他保護啊,比他厲害多了。


        

于茗五個人吃起了飯,吃完把凳子擺好,于茗把廚房收拾干凈。


        

“謝,謝謝?!?


        

“什么破地方?!?


        

陳山待的難受,他也不想面對于茗,覺得太丟人了。他又一次去拉房子的大門,還是拉不開,門在他們進來的時候就自動關上就拉不開,就是說他們想去院子里都去不了。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