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荒君臨世 > 第七章 入學
夜間

第七章 入學

        

參加過入院典禮以后,趙小俊沒能再與趙家弟子一起同行。


        

甲榜十人按照孫承昱說法是要再趕往內院拜見荀軻院長,他們將由荀軻親自教導,成為承天書院的內院弟子。


        

走進內院正廳,趙小俊等人一起說道:


        

“弟子拜見先生?!?


        

荀軻微笑著點了點頭,目光依次掃過眾人。


        

而當荀軻視線掃過趙小俊時,卻在他的胸前頓了一頓。


        

趙小俊心中一緊,額頭上瞬間浮現出一陣細汗。


        

荀軻目光有些深邃,似乎想起了什么,但只是一瞬間又越過趙小俊看向了其他人。


        

眼前這位的目光,似乎已經穿透了儲物戒指表面直達內里。


        

環視一周以后,荀軻對著眾人說道:


        

“今日起,你們就是我承天書院內院弟子了,且謹記,爾等一言一行皆代表我承天書院,凡行事切記不可造次?!? 記住網址m.qqwmx.com


        

呼。


        

趙小俊心中長舒一口氣,眼前這位老人家修為高深莫測,讓他有一種芒刺在背的感覺。


        

按理講,對于考入承天書院甲榜的弟子來講,家族給配一個儲物戒指太正常不過了,但趙小俊卻有一種感覺。


        

正當眾人轉身一一離去時,荀軻又說道:


        

“趙小俊,你留一下?!?


        

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趙小俊身體僵硬的轉過身,走向一旁站定不動。


        

眾人又齊聲說道:


        

“弟子遵命?!?


        

荀軻又講了幾句承天書院的歷史,便讓眾人去內院專門的院舍休息整理一下,明日起正式開始修行。


        

這?


        

荀軻淡淡的問道:


        

“軍山,殷傲他們還好么?”


        

待眾人離去以后,荀軻走到趙小俊身前,又一直看向他的胸前,那處懸掛著儲物戒的地方。


        

惶恐不安的情緒彌漫在趙小俊心頭,短短一瞬間,背后已經被汗水濕透。


        

就在趙小俊不知所措的時候,荀軻卻笑了。


        

終于,趙小俊聽出了荀軻語氣中并無惡意,緊張的情緒逐漸被疑惑所取代,問道:


        

“您是......”


        

荀軻露出了幾分無奈的笑容,說道:


        

短短的幾個字,如同閃電般劃過趙小俊的腦海中,震的他一時間整個人都怔住了。


        

荀軻繼續說道:


        

“瀟夜他們也都還好么?”


        

荀軻似乎猜到了趙小俊的想法,搖了搖頭,說道:


        

“他們也不容易......”


        

定了定神,趙小俊大禮參拜了下去,說道:


        

“你可以把我當做軍山,殷傲的朋友,瀟夜他們的老師?!?


        

趙小俊張大了嘴,一時間思緒都有些轉不過彎來。


        

竟然還有這層關系?那叔爺們至于讓我通過趙家再來參加考試么?


        

北疆的環境,荀軻是知道的,只是沒想到冷軍山去的那么快,神色一陣黯然。


        

趙小俊繼續說道:


        

“四叔祖殷傲前些年感悟到突破的契機,入昆侖山尋找機緣去了?!?


        

“回先生的話,軍山爺爺已經去世多年?!?


        

在趙小俊剛記事的時候,他就記得冷軍山的身體一直不怎么好,時長咳嗽,有一次逗他玩的時候,甚至還咳出過血。


        

后來沒有多久,冷軍山就去世了,就葬在蒼山的后山中。


        

頓了一頓,荀軻繼續說道:


        

“那日北疆靈氣異常波動,我就猜測有人催動了法象天地,本以為會是軍山,想不到卻是殷傲?!?


        

突破元嬰需要補天丹或者七色雪蓮,想到殷傲寧可深入昆侖,也不愿意來承天書院找自己幫忙,可見對當年之事還是介懷于心得。


        

荀軻掐指算了算日子,就知道了前些年北疆那有一次異常的靈氣波動肯定是因為殷傲的原因了。


        

荀軻點了點頭說道:


        

“當年我們眾人,數軍山天賦最高,數殷傲年紀最少,想不到如今我還茍活于世,軍山已經再入輪回?!?


        

“你且安心在這里修行,一切無礙?!?


        

趙小俊聽完后謝過荀軻,見荀軻陷入沉思,便告辭而出,向著院舍走去。


        

......


        

想到這里,荀軻又對趙小俊說道:


        

“你且放心修煉,當年之事已經過去很久了,靈帝......”


        

說了一半,想是覺著有些事不太適合趙小俊知道,又說道:


        

五開間的正廳中,餐廳,書房,修煉間,起居室以隔斷分列兩旁。


        

趙小俊震驚的看著周圍的一切,房間里的家具竟然整體全部以靈材打造,在臨洮鄉學那幾年,他也著實補習了一下材料認知。


        

然而他也只能簡單地認出其中的幾種,至于另一些,只從其流露出的若有若無靈氣波動就能看出不凡。


        

走進院舍,趙小俊發現承天書院的院舍條件簡直可以用豪華來形容。


        

首先每個人都是獨門獨院的,充分保障了學生的隱私。


        

走進院落,雖然空間不大,但池塘假山點綴其中,小橋流水,垂柳闌干,景色錯落有致。


        

但基本都是帶屬性的,如果于個人修煉的功法沖突,則需要通過自己的努力去煉化。


        

正在趙小俊還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時候,正廳中一處玉盤亮了起來,浮現出了一塊光幕。


        

這是有人來拜訪了。


        

修煉間中,本月的靈晶已經發放了到了臺子上了,全是清一色封裝的無屬性上品靈晶。


        

要知道在臨洮鄉學的時候,趙小俊他們只能用中品靈晶進行修煉。


        

在靈晶產量比較大的年份里,偶爾也會有過幾塊上品靈晶發放到他們手里。


        

剛打開院門,楊浩川率先拱手笑瞇瞇的說道:


        

“趙兄,浩川這廂有禮了?!?


        

當趙小俊出來以后才發現,來的不只是楊浩川,還有楊淼。


        

趙小俊望向光幕,發現竟然是之前跟趙正興趙子瑜動手的楊浩川。


        

對于楊浩川,趙小俊一直有種天然的戒備感,總感覺這人身上籠罩了一層看不透的薄紗。


        

不過別人既然主動拜訪,總不能拒人于門外,趙小俊還是迎了出去。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趙小俊望了望邊上的楊淼,也是一拱手說道:


        

“楊兄客氣了,二位這是......”


        

楊浩川繼續笑瞇瞇的道:


        

“兄弟之前有些唐突了,跟你的同族鬧了店不愉快,這不喊上我堂哥過來跟你道個歉,還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