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網 > 我的系統自動加錢 > 030 我可能是狗,但你真不是人
夜間

030 我可能是狗,但你真不是人

        

張凡一回到寢室,顧不上洗澡,先拿出手機撥通了白雪的電話。


        

寢室里沒有其他人,他就來到了陽臺上,而不是和往常一樣去寢室旁邊的樓梯間。


        

白雪過了半分鐘才接張凡的電話,開口便問道:“有什么事嗎?”


        

她的聲音帶著一絲驚喜,驚喜中又隱藏著一絲擔憂。


        

因為張凡平時很少在這個時候給她打電話,更多的是兩人用企鵝聊天。


        

電話那頭的張凡一直在沉默,這讓白雪心中有了不好的預感,于是小聲而平靜的追問道:“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張凡聽出了白雪的話中的著急和關心,在心中罵了一句自己是王八蛋后,倒吸了一口冷氣后才笑著說道:“沒什么?!?


        

“我們學校的運動會剛剛閉幕了,我拿了一個5000米長跑的銀牌?!睆埛彩肿院赖恼f道。


        

然后又隨口一提?!拔疫€看見李君宏了,他的變化有點大,讓我有些驚訝?!?


        

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傳來的加油聲后,盡量裝作用輕松的語氣反問道:“媳婦,你們的運動會還沒有結束???”


        

“沒,我們班在和另一個班打籃球比賽?!卑籽┪嬷謾C,又朝著籃球場旁邊的無人區走了一截。 一秒記?。瑁簦簦餾://m.qqwmx.com


        

“嗯?!睆埛残÷晳?,長嘆了一口氣?!罢l讓我是他的情敵呢?!?


        

說到這里他又呲了一下牙齒。


        

提到“李君宏”三個字的時候他的聲音陡然變小,帶著一絲滄桑和無奈。


        

“你們現在在一個學校都沒有怎么聯系???”白雪輕聲問道。


        

看到衛偉博推開寢室門走進來后,他小聲說道:“室友回來了,我掛了?!?


        

說完他就掛斷了電話。


        

白雪聽著手機聽筒里傳出來的倒吸氣聲,眉頭皺了起來,猶豫了一下,小聲問道:“張凡,你跟李君宏打架了嗎?”


        

“沒有?!睆埛擦ⅠR否定了。


        

隨后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我這算不算是張凡的紅顏禍水,讓他因此遭罪了?!?


        

白雪看著自己的手機,嘴里輕輕念出“李君宏”這三個字,然后搖了一下頭。


        

“看來你真的成為了李公公了?!?


        

張凡將手機拿在手里,盯著樓下的花壇出神。


        

明明已經到了冬天,那不知名的花依然在盛開著。


        

她現在嚴重懷疑張凡和李君宏打架了,并且掛了彩,不然怎么說幾句話就要倒吸一口氣呢。


        

打開企鵝聊天,白雪本想把李君宏的企鵝號刪掉,但是又覺得這樣太刻意了,于是就把他移到了陌生人那一欄。


        

將視線收回來,張凡面朝陽光伸了一個懶腰,臉上露出無奈的笑容。


        

“這算是加一個保險吧!”


        

正午的陽光幾乎是筆直的照射到大地上,衛偉博透過陽臺門玻璃所看見的張凡。


        

他的身體一半在被陽光籠罩,另一半又在陰影之中。


        

張凡還是選擇做了一個惡人,給他在白雪那里吹了一個耳邊風。


        

因為他沒有百分百的把握李君宏會照著自己預想的去做,因此必須先把鋪墊打起,以防萬一。


        

盡管他知道李君宏愿意等自己就說明他并不打算立馬告訴白雪,至少要聽聽自己的解釋后才會做出決定。


        

盡管張凡此時心中已經想好了等下和李君宏對話時的臺詞,讓他不會把自己的江瀾清的事情告訴白雪。


        

挑了一件白色時尚的衛衣和淺灰色的寬松休閑褲穿好后,張凡拿起吹風機對著鏡子吹自己頭發。


        

不一會兒,他微笑著露出潔白的牙齒。


        

“如果他真是一個死腦筋就麻煩了?!?


        

從花灑噴出來的清水沖刷干凈了張凡身體上的泡沫,也帶走了他長跑后留在身上的汗漬。


        

李君宏看到煥然一新的張凡后,忍不住嘲諷道?!澳憧烧鏁虬?,怪不得那個叫江瀾清的女孩會喜歡你?!?


        

他還是希望張凡和白雪能夠走在一起,如果要說為什么的話?


        

“我又是一個陽光帥氣的少年了?!?


        

穿上耐克鞋,張凡走出了寢室。


        

張凡看著李君宏,心想自己以后不能叫他李公公了,相反自己才是那個真的九千歲。


        

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小聲說道:“和你成為朋友真好?!?


        

那就是他不想看到白雪這個他曾經喜歡,現在也喜歡著的女孩傷心吧!


        

于是開口第一句話就把江瀾清打上了一個膚淺女生的標簽。


        

沒有鳥叫,只有風吹動樹葉發出的沙沙聲。


        

“不管你說什么我都會把這件事告訴白雪,不是因為我不把你當朋友,而是我的良心我不允許我幫你欺騙一個善良純真的好女孩,長痛不如短痛,讓她認清事實也好,免得將來陷入太深?!?


        

“可是我現在不想當你的朋友了?!?


        

李君宏想用手拉開張凡摟住自己肩膀的手,只是他力氣沒有張凡大,于是就這樣被他一路脅迫到了校園的一個偏僻角落。


        

這話他即使給張凡壓力,也是給自己鼓勁。


        

不過張凡還是沒有說話,只是將視線移到了天上的白云,輕聲說道:“我把你當朋友的?!?


        

由于害怕張凡打斷自己的思路,這話李君宏是一口氣說完的。


        

見張凡沉默的看向自己后,他又加了一句?!叭绻裉煳也徽f到做到,我就是狗?!?


        

想到這一點,李君宏心有些涼,因為他真真切切體會到了那些讓人同情的男二號們的心境。


        

明明自己也喜歡女主角,但是還是義無反顧的選擇幫助朋友追求幸福。


        

說這話時的他的神情多少帶著一絲哀愁和寂寞。


        

李君宏沉默了,才十六歲的他仿佛自己成為電影中的男二號,要苦口婆心的規勸已經走入歧路的男一號回頭是岸,從而和女一號迎來完美大結局。


        

“張凡,你這樣做是不對的,白雪這么喜歡你相信你,你這樣對待她良心不會痛嗎?”


        

“痛,但是我毫無辦法,因為我既喜歡她,也喜歡江瀾清?!?


        

“也許這就是愛情和友誼吧!”


        

李君宏在心中嘆了一口氣,說出的話也帶著一絲哀傷。


        

“所以,我她們兩個我都不會放手,就這樣一直維持下去這種不正常卻是我想要擁有的關系?!?


        

李君宏看著張凡的眼睛,臉上充滿了失望,嘴角的笑容露出一絲嘲諷的意味在里面。


        

張凡深呼吸一口氣后接著說道:“我和她從幼兒園都認識了,以前我不知道她喜歡我,后來知道了也就無法回頭了?!?


        

張凡給李君宏描繪了一個類似于國產青春片的故事,這個故事中沒有錯的人,有的只是陰差陽錯的結果,以及每個角色對于愛的勇敢追求。


        

張凡認同的點點頭。


        

李君宏見張凡這樣不要臉也不說話了,用力一腳把他腳下不遠處一個別人丟棄在這里的易拉罐踢飛了。


        

“哼,說到底你還不是想當一個左擁右抱的渣男罷了,別把自己吹噓得像一個苦行僧一樣?!?


        

“對,這一點你總結得很好?!?


        

“不行?!睆埛矒u了搖頭。


        

“那你就和白雪分手,我慢慢去追她?!崩罹暧终f道。


        

幾秒后易拉罐落在水泥地面上,發出一連串清脆的碰撞聲。


        

李君宏將視線收回來,轉身直視張凡的眼睛說道:“如果你跟那個叫江瀾清的女孩分手了,我就當作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李君宏終于把自己心中的打算說了出來,他知道這個女孩肯定不知道張凡還有另一個女朋友。


        

不然就憑她的條件,早就一腳把張凡踢開了,何必委屈自己呢。


        

“你做夢,白雪是我的?!睆埛舶琢怂谎?。


        

“既然你這樣也不想,那樣也不行,那我就把你腳踏兩只船的事情告訴這個叫江瀾清的女孩,我幫你做出決定?!?


        

“那樣你會失去我這個朋友的?!睆埛残÷曊f道。


        

李君宏又沉默了,看著張凡咬了咬牙齒,然后一字一頓的說道:“張凡,我等下就告訴白雪,你已經無可救藥了,對于你這樣的人,不當你朋友也罷了?!?


        

他的第一目的還是讓張凡回心轉意,不對,人家好像比白雪先。


        

他的想法就是讓張凡繼續跟白雪在一起,當他們五班令人羨慕的俠侶不好嗎?


        

“我不怕,因為這樣能發泄我心中的怒火?!崩罹暾f完就轉身離開了。


        

他已經給了張凡機會,既然他不珍惜,那么他就要實現自己剛剛說的話了,誰也不能阻止他。


        

不知道想到什么又說道:“對了,我們學校打架是要挨處分的,不然我剛剛早就給你一拳頭了?!?


        

“明明是你打不贏我?!睆埛蔡嵝阉?。


        

李君宏回頭看著張凡,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咬牙切齒的說道:“張凡,我可能是狗,但是你真不是人?!?


        

他沒有想到張凡從一開始就不害怕的原因,原來是因為他相信自己是一個好人。


        

只是下一秒他的腳步就停在原地,因為張凡的話傳入到了他的耳朵里。


        

“李君宏,馬上就要分科考試了,你難道想讓白雪成績一落千丈嗎?”


        

“你不是狗,而是我和白雪的朋友?!睆埛布m正了他的錯誤發言。


        

李君宏深深看了一眼張凡,什么話都不想說,轉身就走了。


        

與此同時,狗叫聲也響了起來。


        

“汪!汪汪!汪汪汪!”


江苏11选五前三组选图